2009年3月22日 星期日

原來我沒有資格

也許我們根本就不能共患難
我情緒低落、失控
而你根本就沒有想過該如何跟我這種有情緒困擾的人相處

生日那天你把我弄哭了
這是我有生以來最令我難過的一個生日
你卻只讓我哭
沒有安慰
沒有擁抱

那天之後
表面上我若無其事
內裡我卻崩潰了

那天之後
你卻沒有令我開心過




我快撐不下去了

2 則留言:

sonus_cat 提到...

希望不好太介意,香港男仔[包括自己]
真係唔係好識處理這種情況。
他們慣左等人靜靜地哭完就算。
因為男仔都想當他們情緒很困擾時,
別人不好打擾他們。當然,體貼個女仔
是要的。

> 那天之後
> 表面上我若無其事
> 內裡我卻崩潰了

好《浮生路》feel......

今日才被朋友話自己不能夠為自己
所相信的,跳離現在的工作。
很像《浮生路》中癲佬串批評 April
和 Frank 那段。
[其實我朋友是對我好 + 唔係癲 +
某程度上他的說話是對的,
自己也很像 April 和 Frank 一樣,
很想改變,(就算 Frank 是比較安
份的那個,至少他想過有別他父親
的生活。) 但不夠堅持,不夠信心,
不夠智慧,不知怎樣做才達到目標。]
那朋友話完我後,都對我很冰冰的;
唉! 癲佬都好難同 April 和
Frank friend 返。<= 比喻

自己都對自己失望,怎叫別人不失
望......

瑪嘉烈 提到...

我好矛盾
一方面覺得點解佢唔可以體貼
響呢個時候反而同我斤斤計較
令我好憎佢
另一方面我又覺得其實佢都好難受
令到我好內疚
每一日我的想法都好似鐘擺咁響呢2 個極端之中蕩來蕩去
我就快痴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