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27日 星期二

娛樂自己

真的,一個人變起上來,就甚麼東西都看不上眼。所以他覺得人仔跟我阻礙他發展事業。

有一次攤牌後,我跟他及人仔去了海港城,我心目中有東西想吃但怕貴,於是給人仔老豆選擇。他看到水牌有度小月,就決定行去LCX 食度小月,去到才發現根本仍裝修中,然後他已經開始燥底,猛問我吃甚麼好,我說邊行邊看,於是求其去到翡翠拉麵小籠包等位。

第二天,我跟他吵起來,他說:「我同你係唔work 㗎喇!睇噚日已經知。」「噚日又點呀?」「你咪又係咁囉,去邊唔知食咩唔知!」「算啦,你變心就咩都唔順眼㗎啦。」事實上,他跟新歡在一起一定充滿新鮮感,因為甚麼東西也沒做過。我跟他一起十年,一定有很多東西重覆,如果這也要怪罪落我頭上的話,根本就等於莫須有。況且,其實一向都是我負責節目安排,只是大肚後行動不方便,加上人仔出世後,的確很多事情都做不了(最簡單睇唔到演唱會入唔到戲院)。再講,是他星期六一直要上課,有時寧願跟同學吃早餐甚至吃午飯才歸來,根本沒太多時間留給我。我很記得《犀利人妻》中謝安真說過,如果之前把放在家裡的心思時間撥出用來跟老公溫瑞凡拍拖可能就不會離婚。然後藍天蔚很不忿地說,生活情趣本來就是兩個人的責任,如果溫瑞凡想要為什麼自己不去製造而光等老婆去做?對呀,為什麼?我想,他就是寧願去找別人去提供情趣,都不想自己嘗試去製造。因為所謂重覆所以唔work,根本都是變心的藉口。

2017年6月26日 星期一

做錯了

人仔出世個半月,他爸就肺炎要入院,那時我很擔心,加上我未正式坐完月,就要醫院屋企兩邊走,雖然只是一星期時間,但已足夠令我累上加累,心理超負荷,本來已經好轉的情緒,又再消沉過,朋友直說覺得我有產後抑鬱,我還對陪月哭起來。

人仔老豆攤牌要離婚時,提起他入院,他病時說因為工作壓力所以病,到要離婚時,卻說是因為湊仔湊到病。他說,因為試過大病,覺得做人要為自己,以自己行先,因為你永遠不知道自己何時又會大病;我卻說,正正因為那次,我更覺得一家三口齊齊整整最緊要。然後他說,他想忠於自己感覺,所以要離婚。

事後我有再問他,他說他肺炎那次見到我緊張得哭起來,他丁點兒感覺都沒有。

老實說,由他提出離婚開始,我真的數不出到底他說過多少傷害人的說話。我是認真覺得痴心錯付,我從沒想過他會這麼想或說得出局外人都覺得離譜的說話。我跟朋友說,他老是說我做錯,究竟我有多錯呢?朋友答,我一開始就錯了,錯在我根本不應該跟他結婚。婚,是他要求;仔,也是他想生。我想我真的做錯了。到頭來或者他說得對,我根本不了解他,我錯在一直都美化了他,正如另一位朋友說,如果了解他,根本就不會選擇跟他一起。我以為我看人眼光很準,沒想到,一錯就真的千古恨。

2017年6月22日 星期四

如何

朋友叫我交功課,交功課前我還是想寫另一些東西。

如果只是單純變心,我覺得還可以接受,但最難受的,其實是人仔老豆說:「我一早覺得同你唔work, 只係諗住生仔睇下shift 下重心會唔會好啲,但原來唔得。」然後承受不到有寶寶的生活,承受不到什麼都要以寶寶為先,就決定成頭家都不要。我跟人仔就成為他人生實驗的犧牲品。我根本完全無法找到適合用詞去形容人仔老豆這種行為。

我是深深的感到被人跣咗一鑊非常金。他不喜歡現有生活,找個女的就重新上路。我帶著一個嬰孩,如何重新出來找工作如何重新開始?

2017年6月19日 星期一

近來聽到最多的說話,無論是認識的不認識的熟絡的不熟悉的,都跟我說:「有啲咩可以幫到你/有咩需要幫手就出聲。」很感動。




我真的想不通,人仔究竟做錯什麼事,他父親完全不愛他。他父親很討厭他哭、扭計,不喜歡跟他玩耍,完全不想跟他共處。就算同一屋簷下,他對著人仔可以完全不說話。他甚至坦言,人仔令他更加想離婚,從此過新生活。孩子是當初他想生,甚至為了生孩子去求神,上天送了一個男孩給我們後,就不喜歡他,厭惡他,我完全無法理解這種心理。我明白,要上班很累,回家因為孩子哭鬧無法好好休息,但初為人父母有誰的日子不是這樣過?辛苦是必然的,沒有人說過生兒育女是易事,總不能把孩子生下來後才說:「我真係唔鍾意小朋友哩,佢出世後我冇開心過!」我是真的無法接受。人家離婚,都總是愛錫自己孩子,但他是真的老婆仔女都不愛,完全不愛,我沒見過如此無情的人。

朋友老是跟我說,人仔不慘,因為有媽媽錫,這種父親不要也罷,沒有反而更好。但我總覺得徬徨,一個男孩沒有父親在旁引領他成長,如何學做男人?總羨慕別人有幸福家庭,父慈子孝樂也融融,我的孩子是永遠無法感受這種家庭樂。

2017年6月14日 星期三

我的前半生

有個人叫我交功課,寫一篇800-1000 文,內容是什麼不緊要,重點是坐下來寫,整理一下思緒。

最近腦海中經常出現亦舒一部作品名,叫《我的前半生》,於是找來網上版重讀一次,發現寫的原來就是我的故事,正如書中所說,「我的前半生可以用三數十個中國字速記:結婚生子,遭夫遺棄,然後苦苦掙扎為生。」不同之處是我不是什麼美女,失婚時比女主角年長,郭生決定為第三者離婚時孩子只得幾個月大,因為太年幼沒人照顧,所以我還無法重新投入社會。

很老套,從沒想過自己會被離婚,事情發生了又驚覺大家之間的對話真的如《犀利人妻》中的對白一樣。只是小說還小說,戲劇是戲劇,現實始終歸現實,郭先生始終不是溫瑞凡那麼大方,也不像史涓生那麼愛錫孩子,所以註定路會更難走。但正如《犀利人妻》中藍天蔚所說,外面離婚的人一大堆呀,不用覺得自己特別可憐。報復嗎,當然最老套的劇情都是活得比你好式的報復,如何變美麗令前夫後悔之類,但說實話,我也已經過了想去報復的階段。我也不知道何謂活得比你好,反正這東西根本沒有標準無法量度。甚至也不在乎有沒有報應這回事。反正向神明求來的東西不要後,神明自會收服他。我只是覺得,原來把心的位置空了出來,從此牽掛少了,把心思撥去給自己,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一如之前所說,孩子太小了所以我仍未重投社會,將來自己一個帶孩子又要工作肯定不是易事。我不知道自己是否應付得來,但我也沒選擇吧。反正我前半生被拋妻棄子,後半生就只得一個目標,或責任,就是為孩子豎立好榜樣。比起變心、自私、逃避問題,我更介意的是郭生不喜歡自己的孩子--這根本不是正常成年人應有的態度及心態。所以我希望人仔從我身上感受到愛,做一個負責任、勇於面對及解決問題的男人,不要重蹈他父親及祖父的覆轍,這應該是長期抗戰吧。真的,至少要像個人。短期目標,則是希望十年後可以跟人仔去荷蘭旅行。

未來是未知數,肯定的是從此也只得我一個人走。我懦弱又優柔寡斷,依賴心極重,這次是上天給我的教訓,或考驗,或一堂課。如果每個人來到世上是要修課的話,我今生的意義,或許就是要學習去做一個內心堅強又溫柔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