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22日 星期四

如何

朋友叫我交功課,交功課前我還是想寫另一些東西。

如果只是單純變心,我覺得還可以接受,但最難受的,其實是人仔老豆說:「我一早覺得同你唔work, 只係諗住生仔睇下shift 下重心會唔會好啲,但原來唔得。」然後承受不到有寶寶的生活,承受不到什麼都要以寶寶為先,就決定成頭家都不要。我跟人仔就成為他人生實驗的犧牲品。我根本完全無法找到適合用詞去形容人仔老豆這種行為。

我是深深的感到被人跣咗一鑊非常金。他不喜歡現有生活,找個女的就重新上路。我帶著一個嬰孩,如何重新出來找工作如何重新開始?

2017年6月19日 星期一

近來聽到最多的說話,無論是認識的不認識的熟絡的不熟悉的,都跟我說:「有啲咩可以幫到你/有咩需要幫手就出聲。」很感動。




我真的想不通,人仔究竟做錯什麼事,他父親完全不愛他。他父親很討厭他哭、扭計,不喜歡跟他玩耍,完全不想跟他共處。就算同一屋簷下,他對著人仔可以完全不說話。他甚至坦言,人仔令他更加想離婚,從此過新生活。孩子是當初他想生,甚至為了生孩子去求神,上天送了一個男孩給我們後,就不喜歡他,厭惡他,我完全無法理解這種心理。我明白,要上班很累,回家因為孩子哭鬧無法好好休息,但初為人父母有誰的日子不是這樣過?辛苦是必然的,沒有人說過生兒育女是易事,總不能把孩子生下來後才說:「我真係唔鍾意小朋友哩,佢出世後我冇開心過!」我是真的無法接受。人家離婚,都總是愛錫自己孩子,但他是真的老婆仔女都不愛,完全不愛,我沒見過如此無情的人。

朋友老是跟我說,人仔不慘,因為有媽媽錫,這種父親不要也罷,沒有反而更好。但我總覺得徬徨,一個男孩沒有父親在旁引領他成長,如何學做男人?總羨慕別人有幸福家庭,父慈子孝樂也融融,我的孩子是永遠無法感受這種家庭樂。

2017年6月14日 星期三

我的前半生

有個人叫我交功課,寫一篇800-1000 文,內容是什麼不緊要,重點是坐下來寫,整理一下思緒。

最近腦海中經常出現亦舒一部作品名,叫《我的前半生》,於是找來網上版重讀一次,發現寫的原來就是我的故事,正如書中所說,「我的前半生可以用三數十個中國字速記:結婚生子,遭夫遺棄,然後苦苦掙扎為生。」不同之處是我不是什麼美女,失婚時比女主角年長,郭生決定為第三者離婚時孩子只得幾個月大,因為太年幼沒人照顧,所以我還無法重新投入社會。

很老套,從沒想過自己會被離婚,事情發生了又驚覺大家之間的對話真的如《犀利人妻》中的對白一樣。只是小說還小說,戲劇是戲劇,現實始終歸現實,郭先生始終不是溫瑞凡那麼大方,也不像史涓生那麼愛錫孩子,所以註定路會更難走。但正如《犀利人妻》中藍天蔚所說,外面離婚的人一大堆呀,不用覺得自己特別可憐。報復嗎,當然最老套的劇情都是活得比你好式的報復,如何變美麗令前夫後悔之類,但說實話,我也已經過了想去報復的階段。我也不知道何謂活得比你好,反正這東西根本沒有標準無法量度。甚至也不在乎有沒有報應這回事。反正向神明求來的東西不要後,神明自會收服他。我只是覺得,原來把心的位置空了出來,從此牽掛少了,把心思撥去給自己,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一如之前所說,孩子太小了所以我仍未重投社會,將來自己一個帶孩子又要工作肯定不是易事。我不知道自己是否應付得來,但我也沒選擇吧。反正我前半生被拋妻棄子,後半生就只得一個目標,或責任,就是為孩子豎立好榜樣。比起變心、自私、逃避問題,我更介意的是郭生不喜歡自己的孩子--這根本不是正常成年人應有的態度及心態。所以我希望人仔從我身上感受到愛,做一個負責任、勇於面對及解決問題的男人,不要重蹈他父親及祖父的覆轍,這應該是長期抗戰吧。真的,至少要像個人。短期目標,則是希望十年後可以跟人仔去荷蘭旅行。

未來是未知數,肯定的是從此也只得我一個人走。我懦弱又優柔寡斷,依賴心極重,這次是上天給我的教訓,或考驗,或一堂課。如果每個人來到世上是要修課的話,我今生的意義,或許就是要學習去做一個內心堅強又溫柔的人。



2015年11月8日 星期日

差一點我們會飛

於被曱甴困擾的早上,心不安,睡不了,還是寫文好。

一早起來,發現fb 上越來越多人提及《哪一天我們會飛》。好的,我承認,電影我看到哭了。

時至今日,我對這電影的觀後感仍然是這四個字:百感交集。

我當初以為電影只是單純地說一個關於青春、關於情竇初開的故事,就像《那些年》及《我的少女時代》。豈料,側寫香港的比我想像中多。

後來想想才覺不意外,生活在90 年代的香港人,哪有人會完全不談及97?當時的港產片、流行曲,或多或少都都寫出香港人對97 的恐懼及猜測,新聞舖天蓋地的都是英中雙方的對罵,還有更貼身的是移民潮。當時正在讀小學的我,身邊已有不少家境較好的同學舉家移民去美加。因此當我看到電影開頭彭盛華改篇校歌最後一句大意是「約定97,相約回來相見」時,已經有種欲哭無淚的感覺。根本97 在90 年代的香港是一個不可能迴避的話題。而同期電影背景一樣是90 年代初的《王家欣》就完全沒有提過這一點。

有能力的就走,沒辦法的就留下來。光頭老師就代表了另一種香港主流思想:「香港係一隻會生金蛋嘅鵝,又點會有人想我哋死?」曾經何時,這個想法充斥著整個社會輿論,我們天真地認為香港唔會死,因為香港太好,不相信香港會沒落。這個想法令到不少人留下來,但太有自信變成過份天真,因此看不清局勢,令到今日香港踏入萬劫不復的境地。

局勢就是,香港的大環境變化足以影響學校學會的存活。講興趣的留不了,政治正確的學會卻可發揚光大。到頭來得益的卻是誰?沒想過,編導會用這麼細微的地方做切入點去寫出香港的變遷,真心佩服,又覺唏噓。政治影響,真的無遠弗屆,無處不在。

用香港講夢想,用夢想講香港。香港唯一不變的,就是這社會一直催殘夢想。余鳳芝是一個沒有夢想的人,她最現實,知道人一畢業就只是社會齒輪,她卻羨慕有夢想的人。有夢想的人,就被「要成為對社會有用的人」打沉,什麼中期目標長期目標環境評估等等,全部不鼓勵人去發夢。到頭來就只剩下做律師做會計師做醫生才是大人眼中適當的理想。「香港唔係一個俾人發夢嘅地方」。就算給你夢想達到,卻跟你想像中不同。做設計師,到頭來還是跟做Sales 一樣。

原來在香港,真的沒夢想。

編導應是無心,但我隱約覺得蘇博文代表的是97 前的香港,97 前的香港人,令我想起《玻璃之城》裡的黎明同舒淇。那個最美好的香港,早已消失了。更甚的是,蘇博文這個十分有條件飛的人,但因為自身無法改變的問題,飛不了。這一點,很香港。

啓德機場引起住在九龍城的蘇博文的飛行夢,隨著97 後,機場搬到赤鱲角去,已落幕。像彭盛華說,機場搬走後,以後就會少好多孩子像蘇博文一樣。這一句,曉有深意。那個出現過不只一次的鳥瞰香港城市景觀,全都是密麻麻的樓宇,狹窄的城市,只得高樓,如何有空間給人造夢?時代變遷,你敢造夢嗎?你肯定你的夢在新時代新環境還會被接納嗎?社會穩定、富裕,人才可造夢。

《哪》是一套好殘酷的香港電影,因為它指出了香港最殘酷的現實。最恐怖的是這種絕望其實並不明顯,電影中的哀傷全都是淡淡的。
留下來的人記得過去美好時光,想伸手去捉,卻發現根本已經不存在。你能夠做的,就是在地下仰望獅子山, 想起舊好日子,想起那時。要仍然相信這裡有希望,未忘初衷,不知道為什麼,也許是為了過去的美好,為了那些曾經,總之就是不要善忘。

主題曲「差一點我們會飛」。對,就是差一點,就是沒有飛起來。


 



2015年10月22日 星期四

成熟

有人不喜歡處理生活瑣碎事,覺得好煩人,但生活本來充滿瑣碎事,如不明白這道理,代表還沒成長。人越大,要處理的瑣碎事越多,因為已沒有父母幫你處理了。以不喜歡處理瑣碎事為藉口置什麼都不管的人,說穿了,只不過是不負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