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18日 星期四

英國。

每隔一段日子我就會想起英國。
每次想起的原因也不一樣。

我曾在英國待過一段日子,日子短得我覺得不提也罷。
我並不享受。
那段日子其實過得不太快樂,我到埗第二天就喪失財物,補領手續辦了兩個多月,其間受盡了HSBC 員工的氣;跟我一起到英國的同學又跟新相識的朋友發生了一些事,鬧得極不愉快,結果我站在同學那邊,難免被孤立(結果還是一再證明,女仔講義氣真係冇X用);跟當時的男朋友天天吵架(你可以想像兩個人天各一方都可以這樣嗎?)等等,我不想家,但我在英國也不見得快樂。

那時我曾經想過,如果當初選擇到蘇格蘭去可能會好一點。至少人事沒那麼複雜。

離開時我也沒特別不捨得英國。

可是那一段日子,那生活過的觸感還是遺留下來,揮之不去。
秋天的天氣,總令我想起英國。
噢,那氣溫那濕度,甚至連空氣的氣味都跟英國那麼接近。
看看自己窄小的房間,總令我懷念在英國住過的宿舍--房間放下一張床、一個床邊小櫃、一張書桌、一個衣櫃、兩張椅後還闊落得很。
到TESCO 買東西、到廚房給自己煮簡單的晚飯。
英國的香煙都很貴,唯有轉抽便宜一點的MAYFAIR。
有時我會突然想起自己抱著一大袋髒衣服,到洗衣房去洗衣服。那些老外生活都很馬虎,衣服洗完也不拿回,就這樣放在洗衣機裡,不想想其他人也要用。其實他們連碗也不願洗。

我也會想起上完課後自己步行回宿舍去。

看到香港樓望樓狹窄得令人喘不過氣的情況,我也會想起宿舍房間對著的那一個湖。
我曾經在半夜看到湖邊有白色狐狸走過。

最近我又想起英國。
這次想起的跟以往不同。
那段日子我有點孤單寂寞,晚晚都聽著903 讀書。
我懷念的是那一種很專注讀書的心情。
一天到晚因為沒娛樂被迫躲在房裡,翻開於大學書店買的書,就一直在做功課。
做功課做得太悶就吃零食。
當時我大概覺得苦得要命,但現在回想起來原來那是我人生中難得的平靜時間。

我覺得我失去了那個很專注的自己。那個我留在英國裡,回不來了。
到今天我才明白,原來專注代表著簡單。
可以專注地讀讀書,原來很幸福。




































這陣子我在想,如果那個專注的我回來了,煩惱也許就會少一點。

7 則留言:

Agnes艾麗絲謝 提到...

good context! 我想, 去英國"旅遊"也不足以形容你的感受吧.

Duke of Aberdeen 提到...

你是在英格蘭中部CONVENTRY/WARWICK附近嗎?

瑪嘉烈 提到...

agnes: 去生活同去旅行係真係完全唔同。自從嗰次之後,我開始懷疑我唔適合移民... 可能嗰陣太唔順利啦,有d 陰影,但的確有人會過得好開心。

duke: yea, 就是在conventry 的uni. of warwick 呀。

Duke of Aberdeen 提到...

怪唔得咁熟口面,我在這裡待過一年,這是LAKESIDE HALL嗎?我當年住在ARTHUR VICK。

瑪嘉烈 提到...

DUKE: 是LAKESIDE 呀,其實因為當年校方安排宿舍有點問題,所以我搬過好幾次,最後及最好是lakeside 了。說好但房間仍是有問題,椅爛了、暖氣也不暖,叫了很多次找人來修,到我走那天仍然沒有工人上門....

ARTHUR VICK 沒記錯是專for postgrad 生吧?全校最靚就是ARTHUR VICK 啦,獨立套房啊,連地毯都厚過人,應該十分好住吧?

Duke of Aberdeen 提到...

是POSTGRAD呀,我其實未去過LAKESIDE,走時它才剛剛建好,聽說也很好的,當年是第二個HALL有入屋LAN線(另一個是CLAYCROFT)。

ARTHUR VICK係好,POSTGRAD只有ARTHUR VICK與CLAYCROFT,我遲到步,CLAYCROFT已住滿了。CLAYCROFT離TESCO更近一點,其實更方便,不過就兩人一個單位。有獨立廁所的好處是,讀書讀到半夜三四點都可以隨時去沖個涼。

我其實不太喜歡WARWICK的,學校太新,像療養院或渡假村,英國很多校園都有古風,不論劍牛一帶的,就是伯明漢的校園都古樸優雅,不過WARWICK隔涉,用來專心讀書倒是個不錯的地方。

瑪嘉烈 提到...

duke: 經你一說,我發現我記錯了,我是住在CLAYCROFT 不是LAKESIDE! 因為我要跟另一女生share bathroom. claycroft 真的很不錯的說。

我也不太喜歡warwick,真的太現代了。那時去了一次conventry 市中心,見到uni of conventry,雖說這間大學應該名不經傳,但也充滿古典氣息,相反warwick 真的沒什麼味道可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