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16日 星期二

文字。

從一個人的文字是否就可看到他的性格?
這是我最近想的問題。

幾日前,我問一個人︰我的文字有魅力嗎?
答案令我有點失望︰可以講你寫嘢俾人覺得好sincere 囉。

說穿了就是沒有吸引力囉,內容比文字好。
而這個人卻曾經跟我說我的文章很好看啊....

我曾經喜歡一個人的文字。
總有些人他寫的東西不怎麼了,可是文字卻有一種吸引力,總叫你不停讀下去,甚至一讀再讀。文筆也許好,更重要的是你覺得可以從他的文字中感受這個人的喜怒哀樂、了解他的性格。
你從他的文字中認識這個人。
讀得久了,你就開始認為自己很清楚他,甚至認為你跟他會合得來。
你被他的文字打動了。
這幼稚嗎?
這其實比網戀更奇怪。
網戀是人家真的跟你在交談--雖然你不知道他是否認真,但至少他的文字在努力討好你。
但讀者戀上作者的文字真的單方面得白痴,更嚴重是他幻想現實中這個人跟筆下的他是一模一樣。

一個人的文字是否真的可以反映他的個性呢?
我喜歡亦舒,文字跟內容也喜歡。她說--至少她筆下的女主角都是這樣--做人沉默比較好、記著伸手不打笑臉人,還有,要給人留面子。現實中的亦舒呢?大家只知她近年深閨了,不跟老朋友見面,但如果有讀過其他人寫亦舒的話就知道現實中的她尖酸刻薄、詞鋒銳利、個性十分活潑,也熱愛物質生活--怎看都跟她筆下的人物完全是兩個樣子。這不是很奇怪嗎?但如果亦舒不是相信沉默是金、不要為難人等的話,就不會本本復本本地寫了又寫。這究竟是什麼回事呢?

也許一個人的文字頂多反映了他內心一面、或他的信念及想法,跟現實中的他是不一樣的。文字,也是一種表演,正如於台上非常能言善辯的黃子華本來就是沉默寡言又十分害羞的人,也正如香港喜劇icon 周星馳私底下是一個非常cool 的人。

最近一個非常小的圈子發生了一場筆戰。說筆戰也太嚴重,至少另一方仍未回應。有一位電影學術界前輩於副刊中發表了一篇文章,「反擊」網民對他的批評。前輩口說一笑置之,可是還是把批評逐一摘引,再加以反駁。這一文章於非常小數的影迷中引起一小場騷動。筆戰年年有,但通常「戰爭」雙方都是知名人士(該多是學者吧),誰會想到學術界前輩會因為網民之言就寫了一篇文章?更奇怪的是,他摘錄的網民來來去去都是那兩位(其實主打是一位而已),也未免太重視那位網民了吧?

學術界前輩的文章大家讀得多,喜歡的真的少之又少--至少我的影友都不喜歡,又有可能我認識的影友太少了吧。大家不質疑前輩的學識,學者嘛,學者這身份本來就有權威的意味,只是大家都不喜歡他的文字。為什麼呢?因為他的文字很刻薄。批評電影不是問題,經典電影看得多的影迷都對電影較為挑剔,但老是抱有一種貶低別人眼光抬高自己品味的姿態來發表文章就真的令人受不了。有影友於面書上說,前輩真人「講得唔寫得」,可能吧,可能現實中的他很討喜,可是就只能讀他的文章而認識他的讀者來說,意見只得一個,就是前輩的「文字真係幾乞人憎。」

11 則留言:

hystericireul - 鄧景 提到...

那個「筆戰」之地是在那裡????

Agnes艾麗絲謝 提到...

文字可看到人的性格, 咁我真係乏善可陳啦.

瑪嘉烈 提到...

鄧景︰http://hk.news.yahoo.com/article/101113/4/l8kc.html

agnes: 我只睇到你對電影知識甚豐 :)

HoraceChan 提到...

我很努力以文字表現自己的想法,但到頭來只發覺我根本不了解自己,又或生活上呈現的其實就是佔主導的自己,文字上的自己不是潛藏在內心最深處,就是根本是自己所虛構、理想化的另一個人……

hystericireul - 鄧景 提到...

那個「筆戰」,約略看了那個四維出世的「回應」,只覺整件事看來十分瑣碎無聊。

hystericireul - 鄧景 提到...

睇左少少...... 主要睇左四維出世評「血色童話」既大要...... 我覺得...... 插佢果兩個人,插得...... 好有道理。

btw我都睇過套《血色童話》,雖然事隔一段時間記憶已經模糊,但係我覺得唔錯喎,氣氛唔係一般電影咁,有種淒冷同詭異既感覺,個feel真係幾北歐...... 同埋我睇果時覺得個中年男人係個彊屍既上一代情人......喎。

問題係而家既傳媒根本就係垃圾到不堪,邀稿只係搵有名氣既廢柴,寫得廢唔緊要,有名頭就得勒!! 同編輯friend底就得勒!!! 根本好多blog都寫得好好,班編輯唔知係咪盲左,定係根本唔識上網,永遠都唔識發掘。你眼見果d寫「專欄」既「博客」,根本全部都係編輯friend底既「偽網絡一代」,我屌啦。

tszhung 提到...

但我感覺你是文如其人。

Duke of Aberdeen 提到...

哈,我剛剛交了稿,後日在信報的文將以此借題發揮(騙稿費)。不過我談的不是誰是誰非,而是網誌與傳統媒體之間的互動。

在專欄小方塊內,亦舒可能是一個形象,如果她寫起網誌,或者上了高登,跟網友爭論起來,呈現的可能是另一面也不一定。

說回你提到的筆戰,我想我至今未聽過一個人說喜歡四維君的文風,不過阿武君開口埋口叫人契弟,亦不見得很有格。不過呢,這兩人寫文都用心用力的,把自己的想法用心說出來,把書包用力的拋出來,咬牙切齒的。我覺得筆戰的勝負我個人不在意,但圍觀的過程中我有得著。四維君的偏執我其實也不認同,不過他提出的論據往往令我有野落袋。我近年常常思考,甚麼電影才對好看,甚麼電影令我感動,不是為了要當權威影評人,而是從中了解自己,了解自已在意的是甚麼。

我自己其實很怕學院派的專家嘴臉,也曾經被文化人修理過,不過近年愈來愈多很多人人讚好的電影自己看了卻很不喜歡。我覺得呢,一部戲值一粒星還是五粒星其實是無標準的,但寫觀後感要老實。不必扮高深,也不應裝流氓。老實的文字,就算不能表現到自己,至少也不會令自己扭曲。

uncleray 提到...

我都係以為從文字可以認識作者的,我手社我心嘛,原來不是這樣嗎?

瑪嘉烈 提到...

horace: 不了解自己就多寫,我覺得通常越寫越了解

鄧景︰嘿嘿,此事的確無聊,不過唔知你指的無聊同我指的無聊係咪一樣呢 :P
以前報紙興徵文,所以冇人脈的人都可以咁爭取表現,但而家都好似冇呢枝歌唱囉...

tszhung: 希望咁係代表好。

DUKE︰唔知點解雖然阿武君的確串咀,但感覺仍然比四維君平易近人,奇怪也!其實他們二人對電影知識甚豐,但我極怕有人以「權威」示人,畢竟我同你一樣,越大越覺得電影好不好看未必有一定標準,始終觀影感受本來就是很個人的事。

至於寫電影時文字老不老實,我覺得就要看寫的人是純粹為自己作記錄還是寫給人看,後者的話就難免會修飾了。

uncleray: 也未必一定的。

hystericireul - 鄧景 提到...

我相信絕對不同。因為我根本算不上影迷,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