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8月24日 星期二

那一隻手。

不想討論責任誰負,只想說說身為電視機前看著直播的香港人究竟有什麼感受。

怎接受呢?
一整個下午我都看到康泰領隊謝廷駿及那位十四歲的少女梁頌儀不時掀起窗簾看看車外情況,梁小妹妹更用手指敲打車窗.... 單單這一個行為,你就知道她在車上很悶很無聊,更感到她稚氣未脫,其實還是個小孩子。因為這一個很生活化的行為,就算隔著一個海、一個電視屏幕,令人感覺到他們的生命氣息、他們是真正活生生的一個人。

然後呢,2 個小時內你就見到明明還活著、好端端的人,已經變成沒有生命的.... 屍體。
看著電視,大家焦急,明明可以很快就救到人了,可是因為種種原因,造成八人傷亡。
我們只能對著電視機,無能為力。

本來被扣上手扣於車門前的謝廷駿,身體倒在車門前,菲律賓的SWAT 用鎚子打破車門,他已動也不動...
然後梁妹妹呢?找不到。
只見突然車內發出連環槍聲,其中一塊窗簾都斷了,看到窗邊的兩個身影,沒有動靜、反應。
就算當下他們都沒有死去,只是重傷,可是經過2 個小時才被人救出來,有命也變沒命吧。
看著他們的被人抬出來,,屍首都已經僵硬--它正告訴你,其實主人已去世了一段時間。

再有一名少女被抬出,雙手屈曲於胸前,像抱著一個隱形的包袱般,可是手卻沾滿了鮮血,動也不動。那隻手,像煞下午敲打玻璃窗那隻手... 究竟是不是同一個人?不知道。

究竟那一隻小手的主人怎樣了?

























































然後新聞說,那位少女背部中了兩槍,死了。

就這樣,明明是活生生的,晚上就這樣不明不白地死了。

那一隻會告訴你主人心情的小手,就這樣,不見了,沒有了。
以後都不動了。

2 則留言:

Agnes艾麗絲謝 提到...

要寫出這一篇, 字字痛入心肺.

瑪嘉烈 提到...

有張照片是拍到Masa 的遺容... 我不忍把它登出來...